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的“花园雕塑”:捕捉流动的现实

2022-11-30 16:47:52 2314

摘要:澎湃新闻记者 钱雪儿 编译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雕塑花园近日举办美国艺术家埃尔斯沃斯·凯利(Ellsworth Kelly ,1923—2015)个展,展出艺术家从上世纪60年代到去世前创作的九件雕塑作品。这批作品是首次在荷兰展出。凯利擅...

澎湃新闻记者 钱雪儿 编译

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雕塑花园近日举办美国艺术家埃尔斯沃斯·凯利(Ellsworth Kelly ,1923—2015)个展,展出艺术家从上世纪60年代到去世前创作的九件雕塑作品。这批作品是首次在荷兰展出。凯利擅长使用明亮的色彩创作抽象绘画,并模糊绘画与雕塑的界限。他曾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捕捉流动的现实,“永远地存在于当下”。

埃尔斯沃斯·凯利

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雕塑花园为不少著名艺术家举办过展览,其中包括亨利·摩尔(Henry Moore)、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 )、胡安·米罗(Joan Miró)与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等。此次的展览囊括了埃尔斯沃斯·凯利从上世纪60年代到2015年去世之前的九件雕塑作品。凯利从“所见之物”中寻找灵感。他从观察中提取事物的本质,将它们变成简单鲜明的平面和形式。例如创作于1973年的雕塑《曲线I》(Curve I)就是从一只纸杯中汲取的灵感。

《白环》(White Ring),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

1963年,凯利制作了《白环》(White Ring)。这是一个谦虚的形象,看起来像一个甜甜圈。《白环》的形状是有机的,内环与外环的轮廓有微妙的不同。这并不奇怪,从上世纪40年代开始,凯利就成了狂热的花卉和植物“绘图员”。白色的环可能是树皮上的结节,也可能是从上面看到的花萼。

凯利曾说,当你不用大脑思考,只有双眼去观察时,你所看到的世界最终都会变成抽象的。但是,尽管看起来很抽象,凯利的作品始终与现实世界保持联系。例如,在《无题》(1987)的曲线中,人们能够识别出艺术家在20世纪70年代搬到纽约州北部的村庄斯潘塞敦(Spencertown)周围起伏的丘陵景观。

《无题》(1987),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

凯利几乎不在绘画和雕塑之间划分界限,形式是他的首要考虑。正如他自己所言,“我绘画的形式就是内容。”而他的雕塑作品则凭借形式、色彩和材质而拥有清晰鲜明的轮廓,并与周遭环境形成对比。如果说他所使用的色彩丰富,对比度强烈,那么那些青铜、耐候钢和木制雕塑同样构成了简洁明了的视觉声明。

《双曲线》(2015),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

埃尔斯沃斯·凯利被认为是战后最重要的抽象艺术家之一,以彩色几何抽象绘画闻名。二战期间,凯利曾加入“影子部队”(Ghost Army),这支部队中的士兵负责利用木头、粗麻布等材料进行视觉伪装,使军队的力量看起来高于实际。这段经历给予了凯利对于色彩、结构、图形的敏锐感知力,并为日后接受深入的艺术教育打下了基础。

埃尔斯沃斯·凯利与作品《黄蓝》

《黄蓝》,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

退伍后,凯利先后在波士顿和巴黎学习艺术。他在巴黎生活了六年,巴黎的多元艺术氛围给了他接触各种艺术风格的机会,包括中世纪艺术、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甚至是中国的篆刻艺术……他将马蒂斯和毕加索视作楷模,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脱离了之前所学的艺术框架。在巴黎生活期间,凯利摆放了抽象雕塑家康斯坦丁·布朗库西(Constantin Brancusi)的工作室,后者对于自然形状的简化一直是凯利追求理想形式的典范。他还结识了超现实主义艺术家让·阿尔普,学习他从偶然发现的元素中找到灵感,并与雕塑家亚历山大·考尔德成为好友。

《蓝绿红》(1963)

凯利早期的绘画作品从人行道格栅或是建筑管道中获取形式。一幅由黑白方块组成的格子图则是从塞纳河上的光线变换中得到启发。“我意识到,我不想创作图画,”凯利曾这样说道,“我想要寻找它们。我认为,我的目标是选择世界上已经存在的事物并加以呈现。对我而言,对于感知的研究是最重要的。”不过,凯利对于现成元素的应用并不只是任由眼睛去张望。这种张望最终让他创作出由随机排列与色彩组合构成的纯粹抽象绘画,这对他自己而言也是一项革新之举。

凯利的艺术是独创的。在巴黎的六年使他远离了当时美国抽象表现运动的影响。1954年,意识到自己的抽象绘画或许会在家乡获得一席之地,凯利返回了纽约,住进曼哈顿下城南街海港的一座19世纪阁楼里。海港的辽阔天色和铺着十块的街道缓和了他从巴黎“旧世界”到纽约“新世界”所感受到的文化冲击。正如他从巴黎的教堂等建筑中汲取绘画的形式一样,布鲁克林大桥的拱形也出现在他的绘画里。

《橙蓝》(1957)

回到纽约不久后,凯利便已在艺术圈小有名气。与此同时,他实验性地将多种媒介结合,并且用两块或是多块画布来构成作品,形成绘画与雕塑的混合物。凯利是战后最早创作异形画布的艺术家之一。他强调作品的“物体”属性,从而使其接近于无支撑物的雕塑。简洁、平铺的色彩、大胆的尺度以及充满灵活与有机性的几何形式,使凯利脱颖而出。1957年起,凯利的作品开始被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等著名机构所收藏,并于1973年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举行首个回顾展。

《绿》(1964—65)

时至今日,凯利的作品仍然受到世界各地观众的欢迎。而此次在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展出的雕塑作品是首次在荷兰亮相。比起艺术作品的永恒性,凯利希望他的作品“永远存在于当下”。

埃尔斯沃斯·凯利展览将持续至2021年10月24日。

(本文编译自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官网相关信息与《纽约时报》报道)

责任编辑:顾维华

校对:张艳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